当前位置:westel.cn科技学历对职业发展的作用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小
学历对职业发展的作用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小
2022-07-04

几年前,当詹卡洛·马丁内斯申请成为纽约一家数字营销公司Genome的网页开发员时,对自己充满信心。但是他仍禁不住怀疑,公司的招聘人员是否承认他的能力,即使他们承认,马丁内斯也担心公司不会给他面试的机会。

这是因为尽管马丁内斯去了编程学校,但是基本上处于自学模式,“熬夜到早上6点,搜索点东西,然后了解清楚”。另一些同样在申请Genome工作的人,他推测,“可能拥有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我当时很害怕”。现年26岁的马丁内斯回忆道。

但是Genome向他敞开了怀抱。“最终的结果并不取决于你墙上的那张纸,” 面试了马丁内斯的史蒂芬妮·普拉莫瑞·厄茨说道。“而是取决于你能得出的结果。”

她在面试中给马丁内斯出了一个测试题,要求他在设计一个纸杯蛋糕网页时遵循一套技术规范。马丁内斯表现出了扎实的基本功,还在其中添加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装饰,其中包括一个放满糖霜的纸杯蛋糕的传送动画,这些蛋糕从流水线的末端滚落下来,掉进了一个可爱的蓝色机器人的嘴里。

“编码挑战变成了我的金奖券,”马丁内斯说道,他的年薪从4万美元左右大幅增长,很快达到7万美元。

现在美国劳动力市场面临的重大问题是:像马丁内斯这样的故事有多普遍?

考虑到一些商业与教育领袖谈论它的热情,你应该能够想象到我们正处于一场重大改革的边缘。

技能,而不是文凭

“今天在IBM工作并不总是需要大学文凭,”公司首席执行官基尼·罗曼提声称。“重要的是相关技能。”领英的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一直在自己的公司里传递同样的信息。学习平台Degreed的联合创始人大卫·布莱克也说道:“你如何掌握的技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够做到。”

但是另有些人显然持谨慎态度,他们指出长期存在的文化规范和制度惯性是这种新思想的强大阻碍。一些专家尤其怀疑,以技能为导向的学习和招聘方式能否超越科技行业而向外扩展。

“我们正处于这种转变的早期阶段。” MissionU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官麦克·亚当斯说道,该公司通过专注于技能建设和就业安排,提供了一种替代传统学位的教育方案。事实上在他看来,在更大范围内形成“重视能力超过学术背景”的环境仍然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这种情况正在改变,但是“不够快”,凯伦·乔普拉补充道,他是Opportunity@Work的执行副总裁,其所签署的TechHire项目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从服务水平低下的社区获得了培训与工作的机会。(来自南布朗克斯的马丁内斯是该项目的一员,他得到了纽约市科技人才通道(这是TechHire网络的一部分)的支持,为其支付在Flatiron School学校学习六个月的费用从而使其能够在Genome公司招聘之前完善自己的编码技能)。

“意识到这是一个集体有关行为的问题十分重要,”乔普拉说道。“单一雇主一次改变他们的招聘方式是行不通的,或者是不够快。而一群关键雇主可以通过转变行为,向其他人发出信号,从而影响市场运作方式的改变。”

很显然,那些支持以技能为中心体系的人从未表明学习是不必要行为。事实上,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必须终生学习,因为自动化和其他技术进步会使我们所具备的技能过时。只有高中文凭对于我们找工作已经是不够的了。

因此,目标应该是让所有课程在物理教室与虚拟环境中随处可得,从而让人们获得那些在现实世界中有用的知识,然后向雇主展示他们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预见,许多人仍然会追求四年学位证书。其他一些人也将获得两年学位或技术证书。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人们能够供负担得起的选择,比如在线徽章制度,它会作为一个人完成某一领域的学习并掌握了一个独立技能的标志,这将改善那些被遗忘者的工作前景。

一个错误选择

“将技能与证书进行比较是一个错误做法,” Skillful的首席执行官贝斯·库伯特说道。Skillful是Markle基金会与微软合作的一项倡议,目的是为帮助企业采取技能招聘和培训实践的同时,让教育工作者更清晰地了解其所在地区的需求。“这种心态需要进行调整。”

这种方式的困难之处在于,绝大多数企业与个人在极大程度上被旧有方式所束缚。

尽管许多行业的雇主经常抱怨自己找不到足够的合格雇员,他们仍将那些没有学术学位的人排除在外。“出于这种原因,越来越多的求职者被属于中产阶级的职业拒之门外,”一位劳动力市场分析的提供者Burning Glass Technologies在这个月发出警告。“这种文凭的泛滥……是否影响了从行政助理到建筑监理的一大批工作?”

但是对于许多家庭和高等教育机构来说,他们没有什么兴趣去重新思考如何才能为自己的孩子做最好的准备。“人们还是会通过四年大学学习来建立身份,” 来自MissionU的亚当斯说道。“这极其抑制着社会的变化发展”,即使学生们身处对贷款债务激增的深切担忧中。

马丁内斯觉得这说的就是他自己。他的继父不赞成他不上大学。而他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母亲起初也对此抱有顾虑。他说:“身为一个移民母亲,她总是希望我有一个学位”。

而另一个需要关注的议题是,除技术本身,展示自己的技能水平有多困难。如果一家公司正在寻找一位具有一定经验与能力的Python开发人员,“无论你是高中学位还是博士学位,这都不重要。”职业匹配平台Sokanu的创始人斯宾塞·汤普森说道。

“如果你能证明你的能力,那确实很棒。”但是,如果有人想要招聘供暖、通风和空调师傅呢?

“你如何才能知道这个人是否是一位优秀的安调安装者?”汤普森说道。“衡量这个师傅能力的基本标准是什么,你如何知道这个人能否胜任这份工作?这就是旧模式不能成立之处。”

在文学研究中所隐藏的技能

也许人文学科如何适应,更加令人难以理解。但是科伯特提出,除了本身有相当大的价值之外,这类东西可能需要进行彻底的重新考虑,以获得那些雇主认为是最有意义的东西。“当你接触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作品时,”她说道。“我们不会把它分解成你从中可以学习的写作技巧,你所学到的批判性思维,你学习的如何回应反馈。”

另有些人同时也希望,新的对于技能的强调是一种开放式的,它不是站在正式教育的对立面,而是成为它的伙伴。

“我认为这根本不是一个技术问题”非盈利组织Collective Shift的首席执行官康妮·尤厄尔说道,该平台向年轻人传授实用技能、通过授予数字徽章标记成就,并通过成绩来解锁学分、实习和工作。“这才是学习的未来”。

MissionU的亚当斯介于两者之间。他认为科技是最合适的领域。这就是为什么前两批完成他的项目的人,专注于学习数据分析,并与潜在雇主建立起工作可能。

与许多技术训练营不同的是,MissionU也教授一般性商业技能,其中部分通过一个自学项目完成,学生们通过对某一主题进行研究,最后进行展示。亚当斯说,这能够提供“你已经可以解决公司内部问题”的具体证明。当然,雇主们已经开始把这一项目看作是基本业务熟练的良好指标。正因为如此,亚当斯认为,MissionU的一些毕业生可以进入到人力资源或其他领域工作,而不仅仅成为数据极客。

至于马丁内斯,他做得很好。离开Genome后,他去了视频广告公司Yashi工作。又一次,他遇到了一个很欣赏技能但不关心学位的老板。“这不关于你曾经走的路,而是关于你将能够带来什么。” 雇佣了马丁内斯的迪帕克·谢蒂说道。

最近,马丁内斯从纽约搬到了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他将在那里思考自己的下一步打算。也许会从事另一份软件工作,也许会尝试管理角色。他承认,他会被迫接受大学教育,甚至会获得MBA学位。

“如果我想找一份企业工作。”他说。“那我肯定需要一个学位作为竞争点。”

终究,技能代表着一切。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的雇主来说,证书仍是唯一的通行证。

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