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estel.cn搞笑说出你的身份来
说出你的身份来
2022-08-05

向阳县是有名的革命老区,当地政府为了让后人铭记先烈的事迹,特地在烈士陵园后面修建了一个纪念馆,对参观者免费开放。

这天下午两点,纪念馆门外来了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人,要求参观。门卫室的几个人正在聊天说笑,见有参观者,不得不停止了嬉闹,其中一个四十来岁、脸上长着一撮黑毛的男人皱着眉头问:“身份证带了没有?”老人说“带着”,随即便在口袋里摸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掏出了身份证和两张火车票,他有点拘谨地将身份证递进门卫室的窗户,问:“同志,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一撮毛”瞄了一眼火车票,知道老人是远道而来,脸上的黑毛立刻一跳一跳起来,他没好气地叫了一声“小李登记”,然后拢着手抱怨道:“又不是清明节,大老远的跑来看这些个破枪破照片,学先进给谁看呢?我说你得快些,我们呆会儿要打牌呢,谁有工夫侍候你!”

老人很不高兴,可又不想和他争论,只得“嗯”了一声,接过身份证,往馆内的展厅走去。“一撮毛”“哼”了一声,让小李跟过去开灯,他生怕老人听不见,特意大着嗓门嚷嚷着:“别开大灯,耗电!奶奶的,门票都不要钱了,为你一个人浪费资源,你当你是我爹呀!”

小李觉得“一撮毛”说的话有点重了,看了看老人,见他气得胡子直打颤,便劝了一句:“霍主任那人嘴碎,您别介意,您看吧,差不多了您就出来,省得有外人在他不好打牌,心里不痛快。” 说着,小李就回门卫室去了。

老人气呼呼的,他没吭声,只是对着门卫室的方向唾了一口,然后眯着双眼,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参观起来。那老人看得很专注,当看到展厅最后的“向阳县革命烈士生平介绍墙”时,他的眼睛一亮,恨不得把眼睛贴上去看个仔细,可就在这时,四处那几盏小灯突然灭了,咦,这么快就到闭馆的时候了?

老人揉着酸痛的眼睛走出展厅,发现外面的阳光依然很灿烂,他疑惑地看了看手腕上的老式手表,才三点多一些,这帮家伙在搞什么名堂?他不满地向不远处的工作人员嚷了几句:“怎么就把灯关了?我还没看完呢!”

两个姑娘正坐在树阴下自顾自地聊天,像是没听见老人的话。就在这时,“一撮毛”走了出来,冷笑着对老人说:“你还有脸问?知道现在是几点不?你已经在我们馆滞留一个多小时了,有点自觉性行不?”

老人气得直打哆嗦,大声质问:“就算是我在你们馆里参观了一个多小时,怎么就成滞留人员了?”

“一撮毛”没想到老人敢反驳他,立即恶声恶气地说:“我霍一毛说的话就是规矩,不服气去告我呀!”说完,他不屑地瞟了老人一眼,转身去逗弄挂在屋檐下的竹笼里的画眉鸟。老人见状气得不轻,嚷嚷着要去找馆长评理,还是小李心眼好,生怕老人气出什么好歹来,便把他拉到一边坐下,让他消消气,还和颜悦色地劝道:“老伯,不是我说你,你进也进了,看也看了,早些回去休息不好吗?何必跟我们霍主任生气呢?告诉你吧,别说今天我们馆长不在,就算他在,也不会把霍主任怎么样的。”

“哦?”老人气得苦笑了一声,“敢情你们霍主任和馆长是拜把兄弟呀?”

小李说虽然他们俩不是拜把兄弟,可也差不多。原来,霍一毛的爷爷霍星云是革命英雄,在起义军撤往江西时挺身而出掩护主力撤退,自己却牺牲了。他有不少同乡、战友解放后回老家向阳县当了干部,他们感念霍星云舍己为人的英雄气概,对他的后人格外照顾,如今纪念馆的馆长就是霍星云战友的孙子,从小和霍一毛兄弟相称,他怎么会为一个外地来的陌生老头去惩罚霍一毛呢?

小李以为把话说到这份上,老人怎么也该息事宁人了,谁知老人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更激动了,揪着小李的衣服大声嚷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再说一遍,他是谁的孙子?”

这当儿,“一撮毛”就站在一旁,见老人发问,顿时把腰杆子挺直了几分,嚷道:“霍星云,怎么样?”

老人放了手,冲“一撮毛”大吼:“霍星云那时才十五岁,哪会留下儿孙?”说完,老人狠狠地盯着“一撮毛”,好像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小李怕两人又要闹起来,连忙解释:“老人家,他真是霍英雄的孙子,霍星云虽然年仅十五岁就牺牲了,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可乡亲们没有忘记他,在解放后不但给他立了衣冠冢,还给他过继了一个孩子为他继承香火,那个孩子就是霍主任的父亲!”

“一撮毛”得意洋洋地说:“听到没有?我可是烈士后代,在向阳县这个英雄乡,谁不高看我们霍家一眼?你这个外地来的糟老头能把我怎么着?”

“怎么着?不怎么!”老人干笑了两声,突然走上前去,扬起手来,对准“一撮毛”狠狠地一巴掌抽过去。由于太突然了,“一撮毛”躲闪不及,竟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在几个下属面前吃这么大个亏,“一撮毛”气得暴跳如雷,脸上那撮毛都一根根竖起来啦,他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角的血,疯狂地扑向老人……

几个工作人员怕“一撮毛”一怒之下闯祸,连忙把他拦住,一个胆小的女员工还掏出手机来报警。

老人一点也不紧张,他咧嘴一笑:“报警?哼,叫天皇老子来也没用,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什么?这老头子也太过分了,有这么占便宜的吗?趁着大伙儿都在发愣,“一撮毛”冲到老人面前举拳要打,就在这紧急关头,老人大喝一声:“霍一毛,你知道我是谁吗?”

“一撮毛”被老人的气势唬了一跳,随即嘲弄地反问:“你是谁?看你这穷酸样还能是我爹不成?”老人盯着他,从兜里掏出身份证,一字一句地说:“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我叫霍明义,按你现在的身份,你得叫我一声‘爹’,因为我爹是霍—星—云!”

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一撮毛”更是一万个不相信,那霍星云不是早就牺牲了吗?哪能蹦出个儿子来?

面对众人的质疑,霍明义苦笑了一下,他把手伸进衣内,掏出一个层层裹着的布包,郑重地打开。众人一见,眼睛立刻直了,包里竟是二十多块榕树娘娘护身符!什么是榕树娘娘护身符?解放前向阳县有个习俗,孩子满月的时候,家人要去榕神庙里求一个榕木牌子,上面刻有孩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希望孩子像榕树一样易活长寿。这“护身符”如同人的命根子一般片刻不能离身,去世之后则和牌位放在一起,受后人的香火供奉。

小李小心翼翼地拿过几块,辨认着上面的名字:“秦阿狗、朱三弟、陈汉七……咦,都是烈士的名字呀,这些仿得还真像,和我们馆收藏的一模一样。”

霍明义冷冷地说:“那上面还浸着烈士的血呢,怎么会是‘仿’的?这是我爹亲手从战友的尸体上摘下来的,放在我家供奉了六十多年,你们可以找专家来鉴定!”

听老人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大家不由信了八九分,可是,这些“护身符”和霍星云的生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这时,霍明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出了一段尘封的历史:原来,霍星云十四岁就参加了起义军,那一年,起义军处于劣势,不得不向江西撤退,霍星云便主动请缨作为阻击队员留下来拖住敌人。后来,敌人很快追了上来,霍星云年纪小,没有实战经验,战斗一开始就中枪昏迷,醒来时已是深夜,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周围全是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哆嗦着摘下战友们的护身符之后便落荒而逃。

霍星云身上的伤不算很重,可当时他年仅十五岁,他被血淋淋的战场惨景吓破了胆子,伤好之后,他没有去追寻部队,反而一路流亡,最后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城市安顿下来,在一个好心的剃头匠那里学手艺,结婚生子,过着平静、清贫的日子。

解放后,霍星云曾偷偷地回过一次向阳县,他觉得没脸面对父老乡亲,便先去祭拜战友,不料却意外发现烈士纪念碑上有自己的名字和事迹,原来战友们都以为他阵亡了,便把他当成一个英雄来表彰。霍星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向阳县,从此再没回去过。在临终前,他拉着儿子霍明义的手,流着泪,要霍明义在他走后替他回乡,给当初的战友们烧香赔情,再去找民政局说出真相,将他的名字从纪念碑上抹去……霍明义为了实现老爷子的遗愿,一办好丧事便坐车来到向阳县,准备先参观完烈士陵园和纪念馆,第二天再去民政局,没想到这一参观,竟然让他和老爹在家乡的“孙子”意外相会了!

霍明义瞪着“一撮毛”,愤怒地说:“我们家兄弟姊妹多,我爹只会剃头不会种地,家里就靠我娘撑着,小时候日子过得多苦!我娘劝我爹,说是好歹干过革命,按政策可以去民政局领补助,可他就是不肯。爹说他没做过什么贡献,后来扔下部队跑了,反被家乡人当成英雄看待,不出来认错已经是亏了良心,怎么还有脸要国家照顾?要是让他老人家知道在向阳县,居然有人借他的名义轻轻松松地成了烈士遗孤享尽照顾不说,还理直气壮地在上班时间聊天打牌,对我们这些来参观的人处处刁难,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听着老人的话,“一撮毛”支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脸上那撮黑毛像投降似的全软倒了……

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