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estel.cn国学红楼梦中蘅芜苑是谁的住所?为何案上会供着菊花?
红楼梦中蘅芜苑是谁的住所?为何案上会供着菊花?
2022-09-23

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红楼梦》女主角。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贾母领着刘姥姥及王夫人等宁荣两府的女眷,游过探春的秋爽斋,坐船来到花溆的萝港下,突然觉得“阴森透骨”。

在船上贾母看见宝钗住的蘅芜苑,就说要到薛姑娘的住处去看看。

与在林黛玉和探春处的说说笑笑不同,大家一进蘅芜苑,就全都沉默不语,整个参观过程非常压抑。

进入屋里,让大家非常吃惊,花季女孩薛宝钗的屋中,没有一点青春的颜色,原文说“如雪洞一般”。

“如雪洞一般”,实际就是说宝钗房中的底色,就是白色,这其实是非常不吉利的。

因为在古代,什么身份的人,什么场合的人用什么颜色,是有非常明确的规定的,一般白色,就是孝衣或死人葬礼上用的颜色。

这还不算,原文说,这蘅芜苑中“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

《红楼梦》向来以花喻人,但在房中放置菊花的,只有宝钗独一份,因为菊花是祭奠死人用的花,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供着菊花的土定瓶,笔者也查阅了相关资料,大多数都是白色的,少数是黑色或褐色的,也是没有一点颜色。

而且曹翁这里的用词非常奇怪,“供着数枝菊花”,一般人在房中插花也非常多,基本都是说“插”花、“摆”花,用“供着”的,只能是对神仙或亡人。

贾母等人进到宝钗卧室,看到她的寝被十分朴素,只挂着青纱帐幔。

宝钗用青纱的帐子,我们如今说“青纱帐”,青纱是绿色的,而在古代,“青”是黑色的意思,也就是黑色的幔帐。

而古代女子用青纱,实际就是寿衣的颜色。

所以你看宝钗房中,布置得不仅不像一个青春小姐的样子,连个活人的生气都没有,这简直就是一个灵堂。

宝钗的房中布置得像灵堂一样,这已经很让人诧异了,更奇怪的是贾母的态度,她不在乎宝钗房间布置得不吉利,她埋怨的重点是太简陋。

贾母为此还亲自为宝钗添置装饰,但更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贾母不但不为宝钗增添些鲜艳颜色的装饰,而且尽都是些黑和白色的物件:水墨字画、墨烟冻石鼎、白绫帐子。

那么,为什么宝钗正值青春年少,却把她的房间布置得像一个灵堂,曹翁到底在向我们透露出什么信息,笔者认为,这里面藏着宝钗和黛玉生死缠绕的一个恐怖故事。

宝钗上演错换人生:黛玉惨死,她把却自己埋了。

一僧一道曾经送了贾瑞一把风月宝鉴镜子,这把镜子非常奇怪,正面照是青春貌美的美人,背面照,就是一个红粉骷髅。

其实,宝钗的蘅芜苑,正是风月宝鉴镜的正反两面,正面是青春美人薛宝钗在大观园中的住所,背面照实际就是一个灵堂。

那么既然是在宝钗屋中布置的灵堂,为何宝钗一个大活人还在里面住着?如果不是为宝钗准备的灵堂,那是为谁布置的灵堂,又为何布置在宝钗房中?

其实,根据曹翁草蛇灰线的伏笔手法,是有答案的:死的是黛玉,而宝钗却以自己的名义摆设灵堂,等于是把名义上的自己下葬了。

在刘姥姥讲述的茗玉小姐的故事中,茗玉小姐的家世是:“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书识字,老爷、太太爱如珍宝。可惜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岁,一病死了。”

这茗玉小姐,其实就是林黛玉的一个分身,但让人奇怪的是,这茗玉小姐死后,却到刘姥姥的村庄上去“雪下抽柴”,“雪下抽柴”,实际就是薛宝钗的谐音。

刘姥姥的这个故事是非常奇怪的,为啥茗玉小姐死后,就变成了薛宝钗呢?实际就是林黛玉死了,宝钗用自己的名义把自己埋葬了。

那既然名义上是宝钗死了,灵堂当然只能设在宝钗的房中——蘅芜苑里了。这就是为何宝钗还健在,她的住房却成了一座灵堂。

这也是为何在宝黛合一的判词中写道:“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这句判词翻译过来就是,林黛玉“挂”着——吊死了,埋葬的却是薛宝钗。

这也是为啥宝玉让茗烟去寻找茗玉小姐的庙时,里面却是一个青脸红发的瘟神爷:薛家来到贾家之初,就是为了觊觎贾家的家财,对贾家和林黛玉来说,可不就是一个瘟神吗?

二、宝钗简陋的房间:实际是为林黛玉灵堂准备的。

宝钗的房间非常简陋,如雪洞一般。一般看到宝钗的布置,都会想到宝钗是一个节俭的人,认为这是美德,但可能并不是。

宝钗用自己的名义下葬,但真正死的却是黛玉,宝钗自然不愿多贴东西,为黛玉做陪葬。包括王夫人及薛姨妈也不愿意,而执意要黛玉风风光光的人,是谁?是黛玉的外祖母——贾母。

原文写道,贾母终于忍不住埋怨凤姐儿道:“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气。”

凤姐和王夫人回说:“她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她都退回去了。”

你看,王夫人和凤姐原本要用贾家的东西,为黛玉做陪葬品,但宝钗呢?都退回去了。

薛姨妈为女儿退回东西,作了一番解释:“她(宝钗)在家里(薛家)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其实根本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坟里埋着的是黛玉,又不是她的亲闺女,她自然不会多贴东西给别家女孩。

贾母看不过,因此让鸳鸯拿自己的体己,为宝钗布置房间:水墨字画、石头盆景儿、墨烟冻石鼎。

一幅字画,明显就是为黛玉准备的,刘姥姥在黛玉房间看到,黛玉房中满满都是书画,这幅字画实际正是黛玉书香门第的小姐钟爱的。

其余两间摆件石头盆景儿、墨烟冻石鼎,都是石头的,石头是谁?贾宝玉呀!

实际贾母最了解两个玉儿的心思,黛玉生为宝玉,死也是为宝玉,将两件有关宝玉的物品放入灵堂,也是一种念想。

三、蘅芜苑:从牵藤引蔓的香草,到结出珊瑚豆子般的果实,是薛家的阴谋

宝钗把当成死去的黛玉给埋了,所以在她的菊花诗——《忆菊》中,宝钗写道:“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重阳”表面看是一个节气,其实结合宝钗做下的这件事,真实的意思是宝钗死去却又“重阳”了,还阳了,她是怎么还阳的?不是她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法子,而是她自己把薛宝钗给埋了,自己却顶替黛玉的名头,嫁给了贾宝玉。

因为林黛玉家的根基,比薛家一介商人的根基要好太多,而且黛玉进荣国府时,根据种种迹象看,她和宝玉是有婚约的。

所以只要黛玉死了,宝钗顶替着黛玉的名头嫁给宝玉,名正言顺,且能名利双收,达到成为宝二奶奶,将贾家的家财搬回薛家的目的。

这也就难怪,在大观园刚落成时,贾政带着宝玉及一帮清客到蘅芜苑中,院子里的植物都是“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索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摇,或如金绳盘屈……”

你看彼时蘅芜苑种的植物,连名字都没有,但都是些缠绕别人的,拉帮结派的植物,实际指的就是薛家一帮人,来到贾家,就是为了图贾家的财权,为此各显神通,攀附贾家。

但等到贾母这次来蘅芜苑,其院中的植物就变了:“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

珊瑚豆子,那是什么颜色的,是红色的,是绛珠草的颜色。为何蘅芜苑中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那是因为宝钗将黛玉的灵堂设在了蘅芜苑,蘅芜苑中的景物早已不是薛家的,而是死去黛玉的了。

这也是为何大家一靠近蘅芜苑,就感到阴森透骨的原因,这蘅芜苑其实正是“恨无缘”,无缘的不是宝钗和宝玉,而是黛玉和宝玉。

林妹妹最后死了,却连自己的名分都没有,而宝钗连黛玉死了都不放过,敲骨吸髓,利用黛玉的资源,当上了宝二奶奶。

但薛家纵使再会算计,也逃脱不料命运的惩罚,黛玉死后不久,贾家就落了个“呼啦啦似大厦倾”的下场。真正照应了那句质朴的名言:人有千算,天则一算,苍天饶过谁!